關於部落格
重要的新聞剪報匯集於此
  • 111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平傷痛十年後

對於關心台灣歷史與文化資產的人來說,十年前的保存台灣第一街運動應該仍是記憶猶新。如今知道還有八條日本時期規劃的道路,未來將重蹈當年拓寬延平街的命運時,恐怕更是觸目驚心。當年日夜不休的動員與陳情,無數次的委員會及質詢會,各種媒體的報導,國內外熱心人士的奔走,各種方案的說明,這一切好像全部又會重新上演一次。 從保衛第一街開始,十年來,我與安平結了不解之緣。二○○二年,台南市政府在中央的主動支持下,邀請我進行安平港歷史風景區的規劃,成為「挑戰二○○八觀光倍增」國家重點計畫之一。這是個六年計畫,中央編列了三十億的預算來完成各項公共工程,以達到保存文化資產、復育生態環境與強化地方經濟的目標。如今,已進入第三年的執行階段,完成了許多重要的項目,廣受地方及國際的注目。其中的觀光遊憩碼頭在二○○四年初由觀光局主辦的「門戶系列」國際設計競賽中,由成功大學建築系年輕的團隊榮獲首獎。 同年,整個計畫也獲得了國際水岸中心(Waterfront Center)頒發二○○四卓越水岸規劃獎。評審的正式報告結語是這樣寫的:「這個規劃是以對於一個地區的文化及歷史紋理強烈的尊重為出發點,而這種立場與亞洲的許多其他類似的開發計畫形成強烈的對比」。 是的,整個安平港國家歷史園區規劃的核心價值就是「重現台灣歷史第一現場」的情境。因此重現歷史水文、重現熱蘭遮城(即安平古堡)的原始城基,以及廢除原有計畫道路以保存安平歷史街區,正是體現這個核心價值最重要的項目。其他一些相關的開發及整建項目都是為了支持與加強這個核心計畫而擬定的配套措施。進行都市計畫變更,也是為了執行這個計畫而做的必要法定程序。 然而,如今卻在變更計畫中重蹈覆轍,維持毀滅性的道路開闢計畫。這種本末倒置,忘記初衷的決定,將使安平萬劫不復。不但愧對台灣人民及後世子孫,也使國際肯定的獎項成為國際笑談。 近年來,我在多次的國內外場合,常以「重返安平」為題介紹安平港國家歷史園區的計畫。以後,恐怕我只能重返「安平的傷痛」,有不殺伯仁之慨。歷史保存、拓寬道路與私人產權等等的糾纏問題,似乎是台灣文化無止境的惡夢與詛咒,已經討論了二十多年,各種層面的解決方案,也已說明了無數次。我想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十年前,在拆除延平街的前夕,我曾在報紙上寫下這樣一段沈痛的結語:「台灣沒有比安平更值得保護的活聚落了。延平街消失,則安平老聚落不保,因為裡面還有八條道路也要『拓寬』。如果開台第一聚落可毀,台灣還有什麼老聚落可以不毀?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八月一日是個文化指標,它將毫不遲疑地刻劃著當下的政府與人民的文化水準。」 十年後的今天,我執筆為文,更是沉痛,二○○五年八月一日,如果仍然是個文化指標,請告訴我,台灣的文化究竟是向上提升了?還是向下沉淪? (作者為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曾任台南市景觀總顧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